广州博朝旗下网站:商用车在线估车网

商用车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商用车在线 >客 车 > 正文

天然气价格暴涨 燃气客车遭遇致命一击?

2018-01-10 10:51:33来源:中国汽车报作者:

      “天然气价格上涨,受影响的不仅有LNG(液化天然气)重卡,燃气客车也备受打击。”看过《中国汽车报》2017年12月18日刊登的《储气设备短缺“气荒”加剧LNG重卡如何度过“寒冬”?》一文后,一位客车企业销售经理主动向记者爆料,“我原来在甘肃工作时,卖了不少LNG客车。前几天,这些客户向我反映,本来客运市场就不景气,现在气价飞涨,做这行儿真的太难了。”
天然气价格暴涨 燃气客车遭遇致命一击?
 
      入冬以来,由于居民供暖和工业用气需求激增,且国内储气设备不足、调峰能力较弱等多重原因,液化天然气价格从去年9月前的不足4000元/吨,一路飙升至12月下旬的12000元/吨。这给商用车行业带来的最直接后果是,使销量飙升的LNG重卡遭遇当头一棒,不仅销量断崖式下滑,用户也被迫大面积停运,一时间怨声四起。
      当媒体和行业纷纷将关注的目光投向LNG重卡时,却很少有人了解,同样是清洁无污染、一度被鼓励的LNG客车,在气价飞涨的这三个月中都经历了什么?这个冬天,这些用户的日子好过吗?
“现在很少有人再去买LNG客车了”
      气价上涨对LNG客车带来的影响,宇通客车销售经理安喜峰感受颇深。他告诉记者,从内蒙古地区来看,以前天然气价格只有3.5元/公斤,如今飙升到每公斤9元,几乎翻了3倍,曾经LNG车相比传统客车的30%~40%经济效益已荡然无存。
      “以前,内蒙古地区的客运市场90%以上用的是燃气客车。”厦门金龙国内销售公司蒙西分公司负责人张林(化名)介绍说,由于内蒙古地区气源充足,气价低廉,旅游、客运公司在选购和换购车辆时都会优先考虑燃气客车。
      “现在很少有人再去买LNG客车了,最近一个月内,我倒是接到很多LNG客车户的电话,问能否帮助他们把LNG车改成CNG(压缩天然气)车。”安喜峰表示,虽然CNG车型不宜跑长途(压缩天然气体积较大,需安装更多气罐),但他们也愿意进行改装,因为内蒙古地区CNG的价格几乎没涨。如果能够将车改成CNG车型,那么一些线路还能勉强维持运营。
“实在不行,我就退出这个行业”
      气价上涨恐怕最受打击的当属终端用户。这不,乌海环通客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志刚就相当苦恼。
      “2011年燃气车刚在市面上出现不久,为了环保和降低运营成本,我们就开始陆续购买天然气客车。直至今年,公司已先后更换了10辆CNG客车和19辆LNG客车。”李志刚告诉记者,今年4月公司又购买了一批LNG客车,结果没想到气价涨成现在这样。
      尽管气价已远远超出可承受范围,但李志刚所在公司大多数燃气客车跑的线路还在硬撑着,并没有停运。“如果停运时间长了,该线路的客流量就会减少,以后再想跑这条线就更难了。所以即使赔钱,也不想完全放弃,顶多客流量太少的时候就休班一天。”李志刚无奈地表示。
      对于在甘肃从事旅游运输行业的黄添勇来说,他显然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,“实在不行,我就不干了。”
      黄添勇是较早一批使用LNG客车的从业者,“2013年燃气客车刚到我们这边的时候,我就很看好它的前景,因为无论是从减少污染还是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,LNG车型都是最佳选择。”
      时至今日,说起曾经购买LNG客车的决定,黄添勇依然觉得是明智的,因为真正上路跑起来,燃气客车是真省钱。以酒泉到敦煌为例,400公里的路程要消耗大约1100元的柴油,但换成天然气700~800元就够了。“那都是曾经了,现在我的9辆LNG客车都停运了。”黄添勇郁闷地说。
      据了解,每年10月到次年5月是甘肃的旅游淡季,这期间从事旅游客运的从业者都会接一些散活儿,来补贴“家用”。“但今年气价涨得厉害,什么活儿都不敢接了,接一个赔一个。”黄添勇颇为失望地告诉记者,本来受高铁的冲击,客运市场已经相当低迷了,现在气价又涨得这么凶,以后真是没法儿干了,“我看酒泉卫星发射基地那边,科研人员每天往返研究院和发射基地的班车生意还稍微有点赚头,我打算把这些燃气客车都报废了,只留1~2辆柴油车跑班车过日子就得了。”
生存还是毁灭?燃气客车命运难说
      中通客车品牌文化部部长李笃生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采访时直言,在纯电动客车迅猛发展的当下,燃气客车市场已受到不小挤压,而此番气价上涨对于整个燃气客车行业来说,更是雪上加霜,甚至可以说是致命一击。
      那么,气价上涨是否会成为压垮燃气客车的最后一根稻草?燃气客车未来命运又会如何?
      在安喜峰看来,如果气价能够保持上涨前的水平,燃气客车还是很有竞争力的,但如果持续目前这种态势的话,将没有任何发展空间。
      “现在国内公交公司更换新车,90%以上都会选择纯电动车型,而且这些年电池技术迎来了高速发展期,如今纯电动客车跑个200~300公里已不成问题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西北地区电价相对较低,未来随着产品技术不断进步,纯电动车型很有可能会取代在西北地区占有很大比例的燃气客车。”张林说道。
      与上述人士观点不同,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特聘专家李永昌依然十分看好燃气客车的未来。在他看来,气价暴涨对燃气客车市场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,但在土库曼斯坦加大对我国的输气量、中国积极进口天然气、液厂不断扩大产能的多措并举之下,气价已有回落趋势,相信用户对燃气客车的信心也会随着气价的回落得到恢复。
      “据消息人士透露,原定于2019年实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策,有可能提前至2018年实施,且补贴门槛也有所提高,如若消息坐实,将会对靠政策推动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产生一定冲击,此消彼长,这就给燃气客车留出了相应的发展空间。”李永昌说。
      此外,李永昌还特别强调,燃气客车不是一成不变的,如潍柴今年下半年将投入量产一款天然气发动机,不仅率先达到欧Ⅵ标准,而且能耗还将在两个阶段内下降20%,这是相当可观的数字,届时燃气客车的优势将更加凸显。
      “能效更高、成本更低、排放更优,燃气客车的发展得力于政策鼓励和技术进步多重叠加的推动,在可以预见的10~20年内,燃气客车的市场完全有可能进一步扩大。”李永昌说。
开瑞汽车
本文共有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进入主论坛网友评论
免费注册
可用表情:
点击刷新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商用车在线保持中立。